《乌夜啼》  李煜 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

胭脂泪,留人醉,几时重?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!


《浪淘沙》  李煜 

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。罗衾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响贪欢。

独自莫凭阑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

赏析:

       词到李煜这里才扩大了眼界,词中所传达出来的感慨更加深刻,究其原因,与李煜的人生经历有很重要的关系。李煜的作品以降宋为分界线,降宋之前的作品主要反映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,题材较窄,风格绮丽柔靡,不脱“花间”习气;降宋之后,在“日夕只以眼泪洗面”的软禁生涯中,沉浸在国破家亡的痛苦之中,此时的作品句句都是血和泪化成的,成就远远超过前期,可谓“神品”。《乌夜啼》中的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,无穷无尽的长江东逝之水,犹如人生长恨之绵绵无期,让人心惊魂动;《浪淘沙》中的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,生命的痛苦、人生的无奈超越了时空,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,让人不禁为之动容。 

       李煜一生大起大落的经历,使他对人生的冷暖体味得尤为深刻,因此才能写出如此感恩肺腑的好词,词也由“娱乐”转为了“抒怀”。